逍遥坊娱乐官网-逍遥坊娱乐官网

立刻退钱马上就退房东都快哭了他种讨要房租的

 这哪里还能称得上是单间?顶多就是在一张床的外面搭上个活动板房吧。
 
    这是三层楼的楼顶平台,在这里,还有许许多多类似于这样的“单间”。
 
    这房间从外面看上去大概也就只有不到两米来宽,高度也就两米左右,要是个子高的人进去都得低着头。
 
    柯凝打开房门,里面只有一张宽约一米二的床,一张小小的简易桌子,还有一个简易的衣柜,角落里还放着一个手提箱,这就是这个房间里的所有家当了。
 
    苏锐和柯凝一站进去,这个房间便几乎没了什么空间,被塞的满满登登了。
 
    都市的蚁族也不外如此。
 
    不过,虽然这房间极为的简陋,但柯凝却收拾的干干净净,几乎一尘不染,苏锐甚至发现,窗台上还有一盆花,正迎着太阳,散发着自己的芬芳。
 
    “要不,你先坐一会儿,我给你倒杯水。”柯凝的脸蛋有些微红:“这地方夏热冬冷的,我也就是晚上回来睡个觉。”
 
    苏锐凝视着那盆花,看的心中泛酸,他转过身,握住了柯凝的手腕:“收拾东西吧,咱们离开这儿,立刻离开。”
 
 第914章 一生中有很多次的告别
 
    看着苏锐那真挚的眼神,柯凝很认真的点了点头,眼中泪水弥漫,脸上却挂着笑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看着她的样子,苏锐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当年那个飒爽而明媚的军中之花。
 
    事实上柯凝的行李并没有多少,把几件贴身衣物和洗漱用品收进了箱子里面,就算收拾妥当了。
 
    这些年东奔西走的生活,根本不允许柯凝给自己添置衣物,无论走到哪里,陪伴她的都是这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旅行箱。
 
    箱子一打开,就是她的家,箱子收起来,那就走天涯。
 
    “收拾好了,咱们走吧。”
 
    柯凝已经换下了服务员的衣服,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干净的白色运动装,站在这个几乎转不开身的出租屋内,最后一次环视了一圈,柯凝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这次离开,或许就是永远的告别,可是,在她这一生中,这样的告别还少吗?
 
    等到出了门,苏锐这才感觉到舒服了一点,他自己可以住的差一点,活的苦一点,可是他却不想让自己的朋友生活在这么压抑的地方。
 
    “阿莲,你要走了?怎么不声不响的?”这个时候,一个穿着人字拖的中年胖男人说道。
 
    他正摇着蒲扇,裤管卷起到了一半,看起来还在出汗。北方已经开始飘雪了,而南方的源江却还是二十好几度。
 
   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这儿的房东,楼顶上的简易活动板房全部都是他搭盖的。
 
    “是的,现在就走。”柯凝说道。
 
    她来到源江之后,为了掩人耳目,特地起了一个“阿莲”的化名,在这里,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是什么,反正租住在这种棚户区也不需要身份证,只要给钱就可以了。
 
    “你要走没关系,但我可事先跟你讲好,你要是走了,不仅押金不会还给你,剩下的三个月房租我也是要扣掉的。”这房东就像是在说着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。
 
    “三个月的房租?”苏锐看了看这房东,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反感。
 
    “我一共交了半年的房租,现在还剩三个月。”柯凝对苏锐解释着说道:“算了,我本来就没打算能要回这笔钱。”
 
    三个月的房租和押金加起来,不过也就是一千两百块,此时柯凝重新找回昔日战友,马上就要告别旧生活,心情正是激动与复杂交织,哪里还会在意这些事情?
 
    可是,既然租客要走,提前缴纳的房租肯定是要退还的,这个房东说的如此名正言顺,就让苏锐非常不喜了。
 
    当然,这反感的最主要原因,还是因为这每一块钱都是柯凝的“血汗钱”。
 
    用“血汗钱”来形容柯凝并不夸张,虽然一千块钱对于苏锐来说并不算什么,可是要是放在柯凝的身上,就可以发挥极大的作用,可以让她添置几件衣服,可以让她换个好一点的房子,可以让她改善一下伙食,诸如此类,还有很多很多。
 
    苏锐并不是在意这一千块两百钱,只是不想看到柯凝受了苦之后还要继续被房东欺负。
 
    “房租和押金,全部还给我们。”苏锐冷冷说道。
 
    “还给你们?哎呦我去,你们在和我开玩笑的吗?”房东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来,嘴巴里的大金牙熠熠闪光:“你们也不打听打听,附近有敢让我阿金哥退钱的吗?三百块一个月的单间要到哪里去找,不对我感恩戴德也就罢了,还想着退钱?真是岂有此理了噻!”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这一千多块钱,他宁愿给拾荒的老大爷,也不想便宜这种人。
 
    有些时候,暴力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,但是却是见效最快的方法,对于这一点,苏锐从来没有过丝毫的怀疑。
 
    于是,他跨前了一步,一把抓住了房东的脖子。
 
    后者虽然看起来体重很大,但是又怎么可能是苏锐的对手,直接被蹬蹬蹬的推到了天台边上,人字拖也不知道丢在哪里了!
 
    房东惊恐的大喊:“你放开我,你快放开我!”
 
    这天台的边缘护栏并不是很高,也就是刚刚到膝盖位置而已,此时房东的小腿已经紧紧的贴住了护栏,上半身已经被苏锐推出了天台外面!
 
    虽然只是三楼而已,但是往下面看去,还是会感觉到一片眩晕!
 
    这房东吓的面无人色,腿都软了,他死死的抓住了苏锐的胳膊,不然就真的掉下去了!
 
    “三楼,少说也得十几米,虽然不算太高,摔不死人,但把你摔成残废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”苏锐说着,手又往前推了一下。
 
    这房东的上半身已经完全的伸出了护栏外面,只要苏锐松手,他妥妥会掉下去!
 
    “啊!快拉住我,快把我拉回去!”房东闭着眼睛大喊着,裤裆处已经湿了一大片。
 
    “退不退钱?”苏锐冷声问道。
 
    “退,立刻退钱,马上就退!”房东都快哭了,他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讨要房租的手段?这讲价的方式也太尼玛生猛了吧!
 
    苏锐的胳膊一扯,把房东拽了回来,后者一个摔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狗吃屎。他趴在地上,惊魂未定,好半天都喘不过来气。
 
    “快点还钱。”苏锐踩了他一脚。
 
    房东被吓得打了个哆嗦,他连忙从裤子口袋中掏出一沓钱来,数都没数,直接就扔在了地上,然后都不敢看苏锐一眼,便颤抖着朝楼梯爬去!
 
    是的,他真的是爬在,因为他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!
 
    苏锐捡起那一沓钱,少说也得三千块,全部塞进了柯凝的箱子里面,笑道:“咱们这就当是劫富济贫了。”
 
    “真解气。”柯凝笑了笑,拉起箱子便走向了楼梯。
 
    事实上,以往在部队的时候,她可从来不愿意吃亏,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历练,她倒也学会了忍气吞声。而苏锐的出现,给了她多年都找不到的酣畅淋漓之感。
 
    而苏锐却往天台外面的方向看了一眼,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精芒。
 
    等苏锐和柯凝走下楼的时候,一大群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。
 
    是的,真的是一大群,黑压压的一大片,少说也得有一百来号人!把整个路口都堵住了!
 
    而为首的,自然就是一品茶楼的老板娘蔡克云了!
 
    这满脸鲜血如同鬼一样的女人正一脸怨毒的看着苏锐和柯凝,眼中的恨意不加掩饰!
 
    如果不是他们,自己怎么会被打成这个样子?一品茶楼又怎么可能会被砸了场子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