逍遥坊娱乐官网-逍遥坊娱乐官网

崔闫玺对仲立夏眨了眨眼睛示意她关了仲立夏还

仲立夏盯着镜子上的自己,本来已经决定改变自己的,可是又觉得,要见面的是喜欢自己的人,还是不要刻意打扮的好,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出门就挺好。
 
    三点,恒久咖啡。
 
    仲立夏过来的时候,崔闫玺已经到了,仲立夏不好意思的说,“不好意思,我好像迟到了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彬彬有礼的微笑着,“没有,是我早到了。”
 
    两人面对面靠窗坐着,一开始仲立夏也不知道先说什么,还好崔闫玺把找她见面的原因告诉她,“那天晚上,什么都没有发生,是小乔在明泽楷的酒里加了安眠药,后来也是找人脱了他的衣服,拍了几张照片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都不知道是真是假?这是孙小乔告诉他的?还是原本他就知道?
 
    崔闫玺解释,“是我刚刚查到的,她是为了和我赌气才那么做的,影响到你的生活,很抱歉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摇头,“没有,其实无论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,还能因为这件事情就一拍两散了不成,不过我打心里还是相信他的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优雅的端起杯子,抿了一口咖啡,嘴角微微上翘,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过得很好,其实也是一种幸福。
 
    仲立夏看着他,他真的和想象中的黑道老大相差甚远,如果说他应该是痞子的话,那他也绝对的是一枚魅力无限的雅痞。
 
    喝咖啡的时候,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认识的关系,两人之间渐渐变得并不生疏,聊起好多小时候的事情,还有一件让仲立夏感到很尴尬的事情。
 
    她真的没想到,那个时候她那一凳子打下去,到现在他的脖子后面还留着一道明显的疤痕。
 
    “那个时候,真的很不好意思,其实我还想着,等你出院回学校的时候,和你说声对不起的,没想到你,又转学了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沉默的笑着,这么多年了,她还是记忆中的样子,那么爱笑,总是无忧无虑的,可能就是因为,在她的心里永远都认为,天塌下来还有个叫明泽楷的帮她撑着,所有对一切,她都无所畏惧。
 
    不知不觉两人说了很多,自然而然的就聊到了孙小乔,仲立夏就随口问了句,“你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你的太太吗?”
 
    崔闫玺放在咖啡杯旁的手无意识的动了一下,嘴角的笑意味深长,“像我这种随时都可能被一枪毙命的人,还是不要儿女情长的好。”
 
    这样的答案……应该可以理解成另一个答案。
 
    仲立夏没有多问,只是后来再聊到孙小乔的时候,仲立夏有注意到,崔闫玺对孙小乔的称呼,一直都是小乔,或者就直接说她。
 
    感觉孙小乔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同样也是密不可分的。
 
    离开咖啡厅的时候,崔闫玺想说送她回家,仲立夏就先开口了,“我去公司等明泽楷一起回家,这里离公司比较近一点儿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温润的笑着,“祝你幸福,永远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对他也微笑着,“谢谢,你也是,如果你敞开心扉,会发现,其实幸福离我们很近,但如果你不牢牢的抓住,她会在不知不觉中,离你越来越远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听懂仲立夏的暗示,这么多年,仲立夏是唯一轻易看穿他心思的人,也可能,是他唯一表露心意的人。
 
    本来以为是之后的再也不见,老天爷却偏偏要和他们开这样一场惊心动魄的玩笑。
 
    仲立夏本来是要过马路的,等到绿灯要走的时候,突然有一辆失控的轿车疾驰而来。
 
    顷刻间,能听到的只有路人的惊吓声,还有车子的急刹车声,仲立夏站在斑马线上,那一刻她大脑一片空白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?连躲他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躲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无论需要救的人是谁,每个旁观者都会想要义无反顾,崔闫玺便是在这种情况下,奋不顾身的人。
 
    仲立夏感觉自己被一股很大的力量推开,那辆失控的轿车和她擦身而过,而崔闫玺却躺在了血泊之中。
 
    去医院的路上,仲立夏真的害怕极了,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几乎就要昏迷的崔闫玺却还对她笑着。
 
    他的声音很虚弱,他说,“能帮我拨通小乔的电话吗?”
 
    仲立夏用力的点头,她拿着他的手机,本来想在通讯录中找孙小乔的名字,他轻声说了句,“一号键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抬眸看他一眼,其实他是非常非常爱孙小乔的,如果不爱,谁又能逼着他结婚呢,只是因为太爱,太如此害怕失去吧。
 
    等待接听的时候,他还说了句,“不管是谁,我都会救的,你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 
    就算他这么说,仲立夏还是感动非常抱歉,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事情,该怎么办啊?
 
    很快,孙小乔接听了电话,她的第一句话就带着浓重的讽刺意味,但也能听得出来,她心里的苦,“真是难得啊,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可是我老公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啊。”
 
    结婚三年,自己的老公第一次给她打电话。
 
    崔闫玺苦涩的笑着,可能是为了让自己的声音更清楚些,他擅自拿掉了氧气罩,“孙小乔……”他几乎用尽了全力在叫她的名字。
 
    孙小乔在那边很不耐烦,“你有事吗?我这边忙着呢,没事我挂了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都替崔闫玺着急,可他就是不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,他用了强硬的命令口气,“我在医院,你来见我。”
 
    孙小乔在那边又是没有好口气,“哟,快死了,我这马上就要成单身富婆了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苦笑,“是啊,我死了,一切都是你的了。”
 
    他当然也不知道,孙小乔在那边连拖鞋都没换就跑出家门,嘴上却还说着,“那真是太好了,遗书什么的你可都签好字,千万我的名字漏签之类的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对仲立夏眨了眨眼睛,示意她把手机关了,仲立夏还想帮他说点儿什么,崔闫玺却摇头不肯。
 
    医院里,孙小乔赶到的时候,崔闫玺还在抢救室里,所以当孙小乔看到仲立夏的时候,真是恨不得撕了她。
 
    什么都没问,只看到她身上的血迹,她就抬手要扇仲立夏的耳光,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拦住,“我的女人,不会你随便可以打的。”
 
    毋庸置疑,说话的是接到仲立夏电话之后赶来的明泽楷。
 
    明泽楷将仲立夏搂在怀里安慰着,“没事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在他的怀里摇头,“都怪我,都是我不好,我应该自己躲开的……”
 
    明泽楷轻拍着仲立夏的后背,尽量的安抚她的情绪,“不怪你,是那个司机醉酒驾驶,不怪你。”
 
    孙小乔可不打算原谅仲立夏,“仲立夏,如果崔闫玺发生什么事情,我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双手捂着仲立夏的耳朵,看着孙小乔,她的心情他可以理解,但不表示她可以伤害他的仲立夏。
 
    “你闭嘴,这个时候你的诅咒发誓并不能让躺在里面的人好受几分。”
 
    孙小乔心急如焚,好不容易等到急救室的门打开,崔闫玺却并没有第一时间被推出来。
 
    “医生,我丈夫怎么样了?”

相关阅读